三個老外一邊喝酒一邊吹牛,美國人說:我們國家的火車最快,開起來后,路兩旁的電線桿看上去就像籬笆一樣。法國人說:我們國家的火車才叫快,開起來后要趕緊向鐵軌上潑水,否則鐵軌就會融化。英國人站了起來:那算什么,有一次我在國內旅行,老婆送我上車,我從車里探出頭去吻站在月臺上的老婆,這時火車開動了,我卻吻到了60英里外的一位老農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