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唐玄宗與他的兄弟們關系密切,稱寧王
為“大哥”。
玄宗常與諸王一起吃飯,有一次寧王吃飯
時嗆了一口,打了個噴嚏,飯渣噴到了玄宗
臉上。
寧王驚慚不已。玄宗見他既慚愧又緊張,
想安慰他,便問:“你嗆飯了嗎?”
優人黃播綽在一旁答道:“這不是嗆飯,是
“噴帝(嚏)’。”
玄宗聽了大笑起來。
2.唐明皇時,西安牙將劉文樹口才很好,
擅長奏議對答,明皇經常夸獎他。
劉文樹下巴上有胡須,相貌很像猴子,明
皇命令優人黃播綽作嘲語譏笑他。
劉文樹很不愿意別人說他像猴,便暗地里
給黃播綽送禮,讓他不要譏笑自己像猴子。黃
播綽答應了他。
后來黃播綽在朝廷上向明皇進嘲語說:
“可憐好個劉文樹,胡須共顏腮邊住。文樹面
孔不像猴,猴子面孔像文樹!”
3.唐中書令許敬宗記性不好,見過的人過
后多忘記。
有人說他太健忘,他答道:“都怪你姓名難
記,如果遇上何、劉、沈、謝這樣的大姓,暗中探
索著也可認出來!”
4.艾子事奉齊宣王,有一天上朝的時候,
面帶憂色。
齊宜王很納悶,便問他優愁的原因。
艾子說道:“我很不幸,小兒子患了病,本
想告訴大王,但又想大王知道了也沒什么用,
所以雖然人在朝廷上,但心里還是掛念著
兒子。”
宣王說:“為什么不早說?我有良藥,你拿
回去給兒子吃了,很快就會好。”說完就找來藥
賜給艾子。
艾子拜謝后,接了藥帶回家,給兒子吃了。
上午吃過藥,不到中午兒子就死了。
過了一些天,艾子更加難過,宣王問明了
原因,傷心地說:“你死了兒子我很難過,賜你
黃金用來埋葬他吧!”
艾子曰:“天折的孩子無資格受國君賞賜,
但我想要求一樣東西。”
宣王問:“你想要什么?”
艾子答道:“想要大王前幾天賜給我兒子
的那種藥方。”
5.明成祖朱棣曾對學士解說:“有一個
書上的句子很難對出下句,這個書句是‘色
難’。”
解縉隨口答道:“容易。”
過了一會兒,成祖還未理解,問道:“你既
然說容易,為何這么久還沒對上?”
解縉答道:“剛才已經對上了。”
成祖這才省悟,大笑起來。
6.唐明皇有一天坐在勤政樓上,看見下面
有個錫鍋碗的人,便招呼過來問道:“朕有一頂
破皇冠,你能修理嗎?”
錫鍋匠回答說:“能。”于是明皇命人拿來
讓他修。
修好后,明皇說:“朕要這頂舊皇冠也沒什
么用,就把它賞給你吧!”
錫鍋匠很惶恐,不敢接受。
明皇說道:“你拿回去,等夜深人靜時,關
上門在家一個人戴戴,也沒什么妨害。”
7.彭祖是上古傳說中長壽的人,據說他活
了八百多歲。
有一次,漢武帝對群臣說:“相面的書上
說:‘鼻下人中長一寸,能活百歲。’”
東方朔忽然大笑,朝廷官員請求懲治他不
敬之罪。
東方朔摘下帽子辯解說:“臣不敢笑陛下,
我是笑彭祖的臉長。”
武帝問他什么緣故,他答道:“彭祖年紀有
八百歲,如果按陛下說的估算,他的人中要有
八寸長,那他的臉就該有一丈多長了!”
8.東漢末年,有個相面的來訪劉備,劉備
讓他給自己相面。
相面的人說:“你的相貌很好,面白,心
也白。”
又讓他相關公,相面人說:“此人相貌也
好,面紅,心也紅。”
劉備聽了,急忙握住張飛的手說:“三弟有
點不好,還是別相吧!”
9.宋孝宗一次打馬球,偶然打傷了馬的一
只眼睛。
這事被金國知道了,便在派使者來給宋孝
宗祝壽的時候,以千手千眼白玉觀音作為壽
禮,暗含譏諷孝宗傷馬一目之意。
使者來,孝宗以禮相待。
孝宗下令把千手千眼的白玉觀音迎入徑
山寺恭奉,并邀使者一塊到寺出席儀式。
到了寺門,住持借說偈語道:
一手動時千手動,一眼觀時千眼觀;
幸得太平無一事,何須做得許多般。
偶語諷刺金國無事生非,不友好。金國使
者聽了,自覺理虧,很是慚愧。
10.宋世祖的貴妃死了,對大臣劉德愿說:
“你哭貴妃,若是哭得悲傷,我定有重賞。”
劉德愿應聲痛哭,捶胸頓足、涕泗交流,哭
得好不悲傷。
宋世祖十分高興,就把豫州刺史的官位賞
給了他。
宋世祖又讓醫術人羊志哭貴妃,羊志也哭
得極度悲傷。
后來有人問羊志:“你的眼淚怎么來得那
么快呢?”
羊志說:“我是想起了我的亡妾,那天我是
在哭我的亡妾啊!”
11.申漸高是南唐時候的一個藝人,敢于
為民眾說話。
南唐建國之初,國力薄弱,軍糧儲備不足,
官府橫征暴斂無度。此時久旱不雨,祈雨也不
應驗。
一天,皇帝在宮苑中同群臣飲酒,便對群
臣說:“離京城三五十里外的地方都報告說雨
水充足,為什么獨獨京中無雨,是什么緣故?”
群臣都答不上來。
申漸高進來說:“雨水害怕抽稅,不肯下在
城里。”
皇帝猛然醒悟,是京城中賦稅過重了吧?
當日就下了詔書,停止一切額外的稅收。
此語一下,接著下了兩夜雨,京城的干旱
問題也隨之解決了。
12.一個當官的被妻子踏破了烏紗帽,很
生氣,便上殿啟奏說:“臣啟奏陛下,臣之妻蠻
不講理,昨天與臣相爭,竟然踏破了臣的
紗帽!”
皇帝傳旨說:“卿須忍耐。皇后近來心情
不好,與朕一言不合,把皇冠也打得粉碎。你
的紗帽算得了什么玩意兒!”
13.古代皇帝常在泰山祭天,民間又稱岳
父為“泰山”。
唐明皇曾在泰山舉行祭天大典,大臣張說
主持這次儀式。
張說的女婿鄭罐在朝為九品官。按舊例,
泰山祭天大典結束后,朝中自三公以下的官員
普遍提升一級。唯獨鄭益因為張說的原因,一
下升了五級,并賜穿四品官的紅色官服。
祭天升官結束后大宴群臣,在宴會上,明
皇見鄭隘的官位一下子升了這么多,很奇怪,
向他詢問原因,鄭錨則無話可對。
明皇身邊的優人黃帽綽便說道:“這都是
靠泰山的力量啊!”
14.有一天,齊王上朝時對侍臣說:“我們
齊國介于幾個強國之間,每年為邊防所苦。現
在,我想征調民工筑一道大城墻,從東海起,經
過太行,連接鞭轅,直下武關,曲折延綿四千
里,把我們與各鄰國隔開,使秦國不能在西方
窺測我們,楚國不能在南方襲擊我們,韓、魏各
國也不能在左右挾持我們,豈不是對國家很有
利嗎?現在百姓筑城墻,雖然有些小勞苦,但
以后就不再有守邊征戰之患,可以一勞永逸
了。所以,我現在一下筑城命令,誰能不歡喜
雀躍而來呢?”
艾子答道:“今天我來上朝時,正趕上天下
大雪,我看到路邊有個饑民,裸露的肢體已凍
僵了,還在那里仰天唱歌。我很奇怪,問他原
因,他說:‘這是一場應時瑞雪,我高興明年的
人能吃到低價的麥子。而我現在就要凍死
了。’大王現在筑城,而百姓還不知什么人能受
益呢!”